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投资平台 > 投资动态
川渝代表共话成渝城市群发展:追赶跨越 两地“相向发展”加速“中部崛起”
信息来源: 四川省经济合作局 发布日期: 2019-03-08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坚持以中心城市引领城市群发展。”李克强总理所作政府工作报告中的这句话,引发川渝两地代表对成渝城市群发展的热议。

以成都、重庆为核心的成渝城市群,地处“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联结点的区域,拥有近1亿人口和近6万亿元经济总量。国家层面明确提出,要以重庆、成都为中心,引领成渝城市群发展,带动相关板块融合发展。

山水相连的成渝之间,总有无数话题可聊。近段时间以来,无论是在民间还是在官方,成渝城市群“中部崛起”话题的热度持续攀升。全国两会期间,本报联合重庆日报,邀请两地相关领域的全国人大代表展开讨论。

“中部塌陷”问题怎么解决?

城市群发展需要构建梯次协调发展格局

成渝城市群发展中存在的一种现象,让一些代表表示担忧。全国人大代表、广安市市长曾卿对比了其他城市群发现,成渝城市群目前只有成都、重庆两个特大城市。而同属于国家级城市群的长三角城市群有南京、杭州、合肥、苏锡常、宁波等五大都市圈;京津冀城市群有北京、天津“双城”和通州、雄安“两翼”;粤港澳大湾区更是有香港、澳门和珠三角9市。

对此,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荣昌区委书记曹清尧这样评价:次级城市发育不足,人口百万以上大城市数量偏少,出现了“两头大、中间小”的“哑铃式”发展结构。“成渝城市群要想在国家级城市群中占据领先位置,必须尽快解决这样的‘中部塌陷’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重庆大学教授潘复生表示,针对成渝城市群发展现状,已有专家建议成渝城市群应进一步优化“一轴两带、双核三区”空间发展格局,充分发挥重庆、成都核心城市辐射作用,培育壮大区域中心城市,带动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发展,培育重庆、成都两座核心城市“大而强”、中等城市“壮而优”、小城镇“特而精”的“大—中—小”梯次协调发展的城市群格局。

中部崛起”有什么有利条件?

“极核”相向发展为中部带来更多发展平台

不过,成都、重庆这两个极核正在从“背向发展”走向“相向发展”。

为优化城市空间结构、重塑产业经济地理,成都于2017年提出了“东进”战略。而重庆也呈现出明显的“西进”趋势,重庆科学城等重大项目在渝西片区布局,渝西片区已成为全市工业化、城镇化最活跃的区域。

这种“相向发展”,正在为两大“极核”之间的城市带来更多的发展良机。去年6月,资阳市与坐拥江北机场的重庆市渝北区签署了深化临空经济和车产业发展合作协议。而正是毗邻成都的天府国际机场,让资阳在临空经济产业上找到了更足的发展底气。

同样位于成渝城市群中部区域的重庆荣昌区也感受到了机遇的到来。“我建议,以泸州、内江、荣昌腹地金三角为突破口,将成渝城市群打造成为内陆开放高地、国际物流枢纽。”曹清尧分析认为,泸州拥有港口、自贸区优势,内江在铁路运输方面优势明显,而荣昌正在积极争取国家货运机场布局,致力于打造中国西部航空货运枢纽,优势明显的三地联合打造国际物流枢纽,有利于加速成渝城市群“中部崛起”。

“打通血脉”从何处着力?

不光打通“主动脉”还要畅通“毛细血管”无论是成渝城市群的“中部崛起”,还是更大范围的川渝合作,交通基础设施依然是先行条件。“交通运输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和先决条件,对城镇空间格局优化、经济转型升级、扩大对外开放等具有重要的先导和引领作用。”全国人大代表、西南交通大学交通运输与物流学院副院长罗霞说。

潘复生介绍,近期国家发展改革委、铁路总公司等有关国家部委和单位正在组织修编《成渝城市群城际铁路网规划》,“建议国家尽快审议批复,重点将重庆主城-璧山-大足-安岳-乐至、重庆主城-铜梁-潼南-遂宁、黔江-酉阳-秀山-吉首等项目纳入。”

“主动脉”之外,“毛细血管”的疏通同样重要。这一点,曾卿颇有感触。为进一步推进与重庆协同发展,广安将与重庆一桥之隔的邻水县高滩园区升级为广安市高滩新区进行打造。但新城能否顺利“立”起来,交通是关键。目前广安高滩新区到重庆两江新区,需先经过到重庆茨竹的一段路。这段路虽然只有10.4公里,但路面不宽、路况较差,跑不了大货车。大货车如果要到重庆,须返回邻水县城方向上高速。这样一绕,就多跑了20多分钟,“对于企业来说,时间成本和物流成本都增加了。”

为了尽快建成这条10.4公里的快速通道,曾卿已多次带队到重庆市、渝北区沟通对接,“有望今年启动建设。”(记者蒋君芳重庆日报记者陈钧周尤)

上一条
下一条
政务微博
政务微信
Android版
Iphone版